當前位置: 杭州網> 杭網評論> 時評頭條
高?!疤宀饃雷礎輩⒎敲庠鸚槭?/div>

????近日,天津一所高校在進行學生體質測試前,要求學生簽訂學校免責協議書,引起學生的不滿,這則“學生體質測試要簽‘生死狀’”的新聞也在輿論中引發了不小的波瀾。(10月10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
????近年來,的確有“學生參加體測猝死”的事情曝出,可即便如此,高校要求學生簽訂“生死狀”的做法,還是不免顯得有些殘酷決絕了。以訂立協議文本為手段,煞費苦心意圖規避自身責任,這所大學對于學生的提防和算計,可謂無比露骨。就這樣,一次再尋常不過的體質測試,儼然成了生死難料的闖關大冒險。校方在此事上急急“甩鍋”的姿態,不僅激起了學生們的強烈反感,更是讓“體測”平白多了一股莫名的悲愴感。

????其實,從法律角度說,一度被校方寄予厚望的“免責協議書”,也許本身就是無效的。這首先是因為,其并不是一個公平對等的、基于自由意志所達成的協議,學生們沒有談判或拒絕的權利而只能服從學校指示乖乖“簽字”;此外,按照《合同法》等法律的規定,但凡免責協議“過分加重對方責任,規避己方應當承擔的份額”便很可能被宣告無效。就此而言,所謂“體測生死狀”無異于就是廢紙一張。

????學?;廝憔?,到頭卻只是白忙一場“枉做小人”。之于此,除了感嘆其法律意識淡薄,似乎更該警惕到那毫無擔當、投機取巧的市儈嘴臉。一個亟待重申的事實是,“大學生在高校就讀”這一關系本身就預設了一系列的合同約定,也蘊含了一整套完整的權責關系。這些基礎性的權利與義務,乃是不容事后商榷、扭曲的,更不允許學校單方面變更——所謂教育者的“擔當”,從不是抽象的道德倫理倡議,而恰恰體現在此類具體的法律約定上。

????動不動勒令學生簽訂“學校免責協議書”,已經成為管理者治校無能的典型標志。此類舉動撕裂了學校和學生同處命運共同體的情感紐帶,更是赤裸裸違背了由雙方法律關系所主張的合同契約。很難想象,倘若連正常的學生體測都想甩鍋,高?;鼓苡卸嗌僭鶉蔚5笨裳??就算是為了規避風險,高校原本也可以做得更為人性、厚道才是。比如說,做好事前的篩選和預警,完善體測現場的應急?;さ鵲?。

????學生體質差是一個問題,學校要求簽訂體測生死狀則是另一個問題,前者既無法證明后者的正當性,也不該成為后者自我辯護的理由。在此事中,最大的看點從不在于“大學生的體質現狀”,而是某些大學主政者對于“法律關系”、“法律責任”的幼稚理解……當一所大學對現代社會的基本規則缺乏真正的尊重,難免會鬧出各式各樣的笑話來。

來源:燕趙晚報    作者:然玉    編輯:李媛    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浙B2-20110366 |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1105105 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國新網3312006002
網絡文化經營許可:浙網文[2012]0867-091號 | 工信部備案號:浙ICP備11041366號-1
杭州網(杭州網絡傳媒有限公司)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
法律顧問:浙江智仁律師事務所律師 馬宏利
Copyright ? 2001 - 2015 www.ntcw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